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垦利旅游 > 企业单位 > 正文

药业“无间道”鑫富、新发恩怨400天

发布日期:2017-4-30 上午 09:31:57 浏览:24

151

丁杨

发生在浙江杭州鑫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002019.sz,下简称“鑫富药业”)与山东新发药业有限公司(下简称“新发药业”)的恩怨,至今仍是一个迷局:鑫富药业和新发药业仍在相互指责对方侵犯了自己的商业秘密。

从2007年3月26日刑事立案至今,鑫富药业和新发药业之间的“间谍门”事件已近400天,但这件事情离结束可能还需要更长的时间。现在,新发药业已经提出鑫富药业的专利无效,专家说,专利是否有效的认定就需要2到3年,一般而言复审程序走完之后,专利案就自然有了结果。

4月22日,鑫富药业董事长过鑫富表示,决定要诉诸法律,因为不甘心以受害者的身份主动求和。

这似乎发出了一个和解的信号。过鑫富称:“我原本是希望走和解的道路,即使新发做了这么多危害我们的事情,我也想给他留一条路。民营企业做起来不容易,其中辛苦我们自己知道的。打官司也好,低价竞争也好,大家都是两败俱伤。其实我们行业里之前存在侵权纠纷的很多企业现在都合作得很好。可是如果我先提出合作,人家都会觉得我好像做了亏心事没底气,很尴尬的,所以还是要诉诸法律。”

最坏的结果就是双方进入激烈的低价竞争肉搏战,过鑫富说,“那就要看谁消耗得了”。这家公司主打产品d-泛酸钙(维生素b5)第二季度签订合同的销售价格,比第一季度下降了2-3成。

间谍门

这是发生在两家全球最大的d-泛酸钙制造销售商之间的恩怨。这两家企业生产量合计已占到全球总量的80。

2008年3月份的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浙江林学院徐秋芳教授呼吁最高人民法院监督办案的发言,将这起恩怨带入了公众视野。

徐教授称,鑫富药业的一项专利(“产d-泛解酸内脂水解酶的微生物及其制备d-泛解酸的方法”,专利号:zl200510123566.4)核心技术遭到新发药业盗取,当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前往山东调查取证期间遭到殴打,对新发药业董事长李新发、副总经理张开国等人的抓捕工作无法实施。

徐教授称,当时鑫富药业通过信访渠道向临安市政府反映遭遇侵犯商业秘密案件情况,由于近年知识产权涉案量增加,而且鑫富的案情具有代表性、情节比较复杂又牵涉跨省刑事案件,引起了市政府极大关注。当时临安市公安局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证明李等3人有重大犯罪嫌疑,却用人大代表身份逃脱法律的制裁。所以临安市政府希望她作为人大代表在两会期间替民请愿。

不过,新发药业在《致全国人大代表徐秋芳和于辉达同志的公开信》中称,新发公司董事长李新发同志从没有“被公安部列为网上追逃嫌犯”,也没有被公安部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通缉。而李新发能够当选人大代表,像其他所有的人大代表一样,是政府和人民对其工作成绩的充分肯定,根本不存在为逃避公安部的通缉而突击增补的问题。

胡鸣飞负责侦查此案,他是浙江省临安市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大队长。胡鸣飞称,2007年3月26日,临安市公安局对李兴发等人立案侦查。

他们发现,从2005年12月开始,李兴发等人多次入住鑫富药业附近宾馆,前后共计支付了26万元用于收买10名鑫富药业内部员工,盗走该公司投入数千万元研发的包括整套生产操作规程、非标准化设备的设计图纸及活性酶样本全部核心技术。

2007年9月18日,胡鸣飞和办案民警金义平赴山东省东营市取证。3天后的晚上,他们在所住宾馆遭到殴打。这其中包括了由垦利县侦查大队长带领的民警与新发药业保安等十七八人组成。

胡鸣飞多次表明警察身份,但殴打仍未停止,并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胡鸣飞称:“后来东营市110民警前来解救,但由于新发保安的3辆车一直尾随跟踪,东营警方强制封闭高速10分钟才使我们安全撤离。”

3月25日,新发药业在山东济南举行新闻发布会。李新发在发布会上称,此事件“只是一场误会”,他表示,“由于他们穿便装来厂里,保安就以为是商业间谍来窃取机密所以就扭送到垦利公安局了”。

新发药业代理律师王诚云称,姜红海其实是临安警方放在新发的线人,殴打警察事件实际上是线人暴露后双方的冲突。王诚云称,姜红海曾是新发药业的员工,后离职半年,但在殴打事件之前不久,他又回到了新发药业。

记者辗转找到当地同行问及此事,他只很敏感的表示“不要去打听新发”。

链接

◆89

d-泛酸钙产品2007年为鑫富药业贡献了89的营业额

◆66.98%

2007年d-泛酸钙产品利润率高达66.98

◆26

2007年鑫富药业净利润激增26倍

◆1328

鑫富药业以1328的涨幅成为中国股市2007年涨幅最大股票之一

据公开资料

下转31版

上接25版

民警被殴打事件5天,2007年9月26日,临安市公安局批准对李新发实行刑事拘留。“我们对李等嫌疑犯的刑拘还是非常慎重的,”胡队长称,除在押嫌疑人的供词外,临安市警方搜集了大量的旁证,例如李等人在鑫富公司附近多次入住的宾馆纪录图像资料、收买商业机密的账户资金来往凭证、临安当地接待李等人并帮助其谋划此事的人证等。

相关案情包括:新发药业买通鑫富车间工人,蓄意破坏其生产:唆使水解车间工人向反应器中投入硫酸亚铁,从而降低生物酶活性以减少产量;收买锅炉工制造锅炉爆炸及故障停产事故,据交代“停产一天付锅炉工10000元,停产一次2000元”;还买通成品包装车间工人把垃圾混入成品内,导致一批运往美国33吨的成品出现重大问题,造成停产及巨大损失。

不过,在上述公开信中,新发药业称,在公安部几次听取工作汇报中,临安市公安局都没有拿出新发公司和李新发侵犯鑫富公司商业秘密的充分证据。

2007年10月中旬,临安警方去人要求山东省厅、东营市局、垦利县局协助抓捕李新发。11月8日,临安市公安局在互联网上向社会各界悬赏缉捕李兴发、张国开、姜红海3名逃犯。记者通过电话向山东东营市区派出所及垦利县侦察大队了解情况,均被对方以“不接受媒体采访”为由拒绝。

12月10日,姜红海在江苏被抓。胡队长称,此时得知李新发于2007年10月23日将户籍从济南迁至垦利。山东省东营市及垦利县人大已分别通过了李新发的人大代表资格审查而“增补”为垦利县、东营市人大代表。

按规定,犯罪嫌疑人只要有人大代表这个身份,就不能对其采取相应的法律措施,必须要经过一定的程序罢免了代表资格之后才能执行。

在上述济南的新闻发布会上,李新发称,新发药业没有盗取鑫富商业秘密,相反他有证据证明鑫富公司从他们公司窃得生产叶酸和维生素b5的核心技术;他从来就没有成为“公安部网上逃犯”,也没有被通缉过;他的东营市人大代表身份也非“增选”,而是通过合法程序获得。

据《齐鲁晚报》报道,该新闻发布会上,李向媒体提供了一份盖有“垦利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章的复印件,称该材料表明垦利县人大换届选举“经选民推荐和协商,李新发于2007年11月13日被确定为县十二届人大代表正式候选人,并按照法律规定进行了张榜公布”。

王诚云称,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专利权案件,他说,鑫富药业只是不希望自己的霸主地位被挑战。

和解信号

对于鑫富药业的起诉,新发药业提出管辖权异议,要求将案件移交山东省高院审理,但被驳回。目前他们已经提起上诉。

同时,新发药业已提请国家知识产权局,要求宣告鑫富药业专利——“d-泛酸钙内酯水解酶的微生物及其植被d-泛解酸的方法”无效。4月7日,双方收到国家知识产权总局复审委的通知:5月份将对此开庭审理。

专业人士称,一般国家专利局复审委进行调查都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而在结案之前,侵权方仍然在继续行使侵权行为,因此,一般知识产权案一旦陷入反诉无效程序,其实就是在为侵权方争取时间,而被侵权的一方损耗比较大,这是司法程序上的问题。

鑫富药业的董事长过鑫富称:“我是通过国家认定和检验的,还得过国家技术发明奖,这都是很严格的认证程序。”他手中拥有一份日期为2003年2月的《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和该项专利的《发明专利证书》。而他本人,还曾在2003年因此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正是依靠这项技术,鑫富药业的年产量由2002年1000吨迅速跃升至目前的6000吨,产销量占全球40以上,成为具有国际定价权的行业老大。而今天,这项专利又被怀疑是新发药业盗取的重要内容。

采用这项技术,也使得新发药业成为鑫富药业d-泛酸钙帝国的强劲对手,两年间从无名小卒一举成为年产量5000吨的第二名,目前这两位国际巨头的生产总量已经达到整个行业的80。

王云诚2008年4月发布律师声明称,“新发公司生产技术和工艺,是在日本第一制药公司发明专利的基础上,同时借鉴国外公开的专利技术和技术文献,由技术人员自行研究和设计完成,2005年12月前已投入生产,不存在窃取鑫富公司的商业秘密或者专利侵权行为。”

事实上,行业内的侵权行为并非只有新发,早在2005年底,当时行业内老二湖州狮王和淄博尤夫也都因侵权与鑫富产生纠纷,经协商,最后都被鑫富药业收购旗下,从而确立其行业地位。

过鑫富认为最坏结果就是,价格战至于价格策略,过鑫富表示,由于70以上产品都是出口,能够维持良好的价格体系,并不会对国内市场有大的影响。

根据4月18日这家公司公布的季报,他们的主打产品d-泛酸钙(维生素b5)第二季度签订合同的销售价格,比第一季度下降了2-3成。

《药业“无间道”鑫富、新发恩怨400天》相关参考资料:
垦利行政区划代码 、杭州鑫富药业、福建鑫鑫富投资、亿帆鑫富 新技术、亿帆鑫富 发布会、亿帆鑫富 新产品、众鑫富、过鑫富、鑫富艺、亿帆鑫富 程先锋

最新企业单位
本周热点
  • 没有企业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